收藏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官方微博

欢迎来六合经典资料大全-免费提供-长跟必赢

六合经典资料大全-免费提供-长跟必赢世纪神勇

我们加盟热线:400-8888-888

热门关键词:

儿童探索加盟
常见问题解答

常见问题解答

联系世纪神勇
全国加盟热线:400-8888-888

张先生 :13978562236

传真:010-66889888

QQ:32659856

邮箱:admin@dede58.com

地址:

当前位置:主页 > 常见问题解答 >

  一直以来,高频数据都是我们跟踪短期经济走势,预测月度经济数据的主要依据。然而回望2018年,我们曾频繁的发现,高频数据的走势和月度宏观数据出现了背离。这一方面容易对我们判断短期经济走势形成误导,另一方面也给我们一直以来依赖的宏观经济研究框架带来了挑战。我们应当如何看待高频数据和宏观数据的背离?高频数据和宏观数据背离的背后,又反映了怎样的变化?本文将试图为这些问题寻找答案。

  工业方面,长久以来,我们通常会使用钢铁行业的高频数据,来反映工业生产的情况。之所以会使用钢铁行业的高频数据来跟踪工业生产情况,是因为一方面,钢铁产量是传统的以上中游行业为主体的工业体系景气状况的较好衡量指标;另一方面,钢铁行业的高频数据可得性较好,数据连续性强,有长期连续的高频数据可供跟踪和分析。从历史数据来看,过去钢铁行业增加值和工业增加值的拟合性也较好,确实可以较好的跟踪和刻画工业的变化。然而,2016年以来,钢铁行业增加值与工业增加值之间的相关性出现了显著的下降,甚至出现了走势的背离。

  之所以钢铁行业数据与工业数据的走势出现了显著的背离,首先与供给侧改革密切相关。在经历了2015-2017年的行政化去产能背景下的低增长后,2018年增速开始稳步回升。因此最近几年钢铁行业的走势与工业增加值出现背离,主要受政策和行业自身周期性因素的影响,与经济基本面和其他工业领域的关系并不显著。其次,2018年钢铁行业数据和工业数据的背离加大还与房地产需求旺盛有关。2018年虽然房地产销售持续下滑并一度跌至负增长,拖累投资增速整体震荡走低,但2018年房地产新开工面积和施工面积均创下历史新高,累计同比增速也都创下2016年以来的新高。最后,钢铁行业数据和工业数据的背离加大同样与2018年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背景下环保限产边际上有所放松有关。与钢铁行业高频数据相比,虽然工业数据对电力行业数据波动的敏感度有所降低,但趋势依然保持一致,尤其是发电耗煤等电力行业高频数据对工业增加值的拟合度和预测性依然较好,因此电力行业高频依然是预测和跟踪工业增速的有效指标。

  投资方面,水泥价格是我们日常跟踪的另一个重要的高频数据,水泥的一系列特点使得水泥价格的涨跌成为了跟踪房地产投资和基建投资需求的优秀指标。然而,2018年以来,这一逻辑似乎与实际数据的表现并不相符,水泥价格和基建投资、房地产投资的表现出现了背离,是否意味着水泥价格已不再是跟踪投资需求的优秀高频指标了呢?

  之所以水泥价格和投资数据出现了背离,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方面,从需求的角度看,虽然2018年基建投资增速大幅下滑,但依然保持正增长,而且正如我们上文提到的,房地产施工面积和新开工面积都创下了历史新高,对钢铁、水泥等上游行业的需求带来了一定程度的支撑。另一方面,从供给的角度看,受供给侧改革和环保限产共同影响,2018年全国水泥产量明显低于历史同期。需求增长叠加供给收缩,水泥价格上涨也就不足为怪了。

  相较于其他高频数据和社融增速而言,信贷增速依然是预测投资增速,尤其是预测投资周期拐点的最好指标,历史上历次信贷周期的扩张几乎都领先于投资增速的拐点。随着鼓励民营企业和普惠金融信贷投放的政策不断加码,未来信贷有望持续发力,对2019年的投资形成支撑。

  消费方面,过去我们通常会跟踪义乌小商品指数来观察和预测社零的变化,在2016年以前,义乌小商品价格指数是跟踪和预测社零增速的理想高频数据。然而,2016年以后,义乌小商品指数和社零的走势出现了背离。之所以两者之间出现了背离,主要是受到汽车购置税优惠政策的影响。

  由于汽车消费在我国社零当中占据举足轻重的重要地位,因此未来社零能否企稳主要就取决于汽车消费能否企稳。随着购置税优惠对汽车消费的透支作用逐步淡化,汽车消费的基数也大幅降低,2019年汽车消费有望迎来恢复性增长,对社零的拖累作用也有望缓和。

  综上所述,2018年在多种因素的共同作用之下,我们过去关注的一系列高频数据对经济的指示作用出现了明显的弱化,也对我们跟踪和预测经济数据带来了一定程度的干扰。随着中国经济步入新常态,过去传统的以上游制造业、传统产业投资、必须消费品消费为核心的高频数据体系未来也将迎来越来越多的挑战,我们也需要根据经济结构的变化,不断挖掘更符合经济转型方向,更贴合新经济结构的高频数据,以更好的跟踪和预测经济。

  一直以来,高频数据都是我们跟踪短期经济走势,预测月度经济数据的主要依据。然而回望2018年,我们曾频繁的发现,高频数据的走势和月度宏观数据出现了背离。这一方面容易对我们判断短期经济走势形成误导,另一方面也给我们一直以来依赖的宏观经济研究框架带来了挑战。我们应当如何看待高频数据和宏观数据的背离?高频数据和宏观数据背离的背后,又反映了怎样的变化?本文将试图为这些问题寻找答案。

  长久以来,我们在跟踪和预测工业数据时,通常会使用钢铁行业的高频数据,来反映工业生产的情况。之所以会使用钢铁行业的高频数据来跟踪工业生产情况,是因为一方面,钢铁产量是传统的以上中游行业为主体的工业体系景气状况的较好衡量指标;另一方面,钢铁行业的高频数据可得性较好,数据连续性强,有长期连续的高频数据可供跟踪和分析。从历史数据来看,过去钢铁行业增加值和工业增加值的拟合性也较好,确实可以较好的跟踪和刻画工业的变化。

  然而,2016年以来,钢铁行业增加值与工业增加值之间的相关性出现了显著的下降,甚至出现了走势的背离,尤其是今年以来,在钢铁行业增加值一路走高的背景下,工业增加值却一路向下。从我们日常跟踪的产量数据来看,今年以来粗钢日均产量同比增速整体震荡走高,但工业增加值却震荡下行,钢铁行业高频数据对工业数据的拟合度和预测价值都出现了明显的下降。

  之所以钢铁行业数据与工业数据的走势出现了显著的背离,首先与供给侧改革密切相关。自2015年底针对钢铁、煤炭行业的供给侧改革启动以来,钢铁行业过剩产能得到了较为彻底的去化。这就使得钢铁行业摆脱了长期产能过剩带来的价格下跌、盈利恶化的问题,价格信号对生产的引导作用开始恢复,行业进入健康发展阶段。从数据的角度看,供给侧改革扭转了市场供过于求的状态后,钢铁价格自2015年底开始见底回升,最近几年呈现持续稳步上升态势,而高炉开工率在落后产能“关停并转”,行业集中度显著提高的背景下稳步下降,剔除价格因素的钢铁行业增加值在经历了2015-2017年的行政化去产能背景下的低增长后,2018年增速开始稳步回升。因此最近几年钢铁行业的走势与工业增加值出现背离,主要受政策和行业自身周期性因素的影响,与经济基本面和其他工业领域的关系并不显著。

  其次,2018年钢铁行业数据和工业数据的背离加大还与房地产需求旺盛有关。虽然2018年以来,基建投资增速持续下行,汽车产销两端均遇冷,都使得市场对钢铁行业的需求较为悲观。然而,2018年钢铁行业增加值增速一路走高,除了去产能带来的低基数以外,房地产对钢材的需求回暖也是重要原因之一。2018年虽然房地产销售持续下滑并一度跌至负增长,拖累投资增速整体震荡走低,但2018年房地产新开工面积和施工面积均创下历史新高,累计同比增速也都创下2016年以来的新高。房地产业作为钢铁行业重要的下游产业,房地产施工面积的加速增长必然带动钢铁行业需求的改善。从对未来需求的预期看,2018年土地购置面积增速依然维持在2017年创下的2011年以来的高点附近,待开发土地面积更是创下2008年以来新高,也预示着未来房地产投资增速难有大幅下行,房地产业对钢铁行业的需求仍将维持较高景气,钢铁行业2018年持续向好也就不难理解了。

  最后,钢铁行业数据和工业数据的背离加大同样与2018年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背景下环保限产边际上有所放松有关。今年以来,随着经济下行压力的加大,对钢铁、煤炭等产能过剩行业的环保限产、错峰生产等行政干预力度有明显减弱的迹象,也对钢铁行业的景气度带来了正面影响。

  与钢铁行业高频数据相比,虽然工业数据对电力行业数据波动的敏感度有所降低,但趋势依然保持一致,尤其是发电耗煤等电力行业高频数据对工业增加值的拟合度和预测性依然较好,因此电力行业高频依然是预测和跟踪工业增速的有效指标。

  水泥价格是我们日常跟踪的另一个重要的高频数据,由于水泥具有难以储存,难以长距离运输等一系列特点,就决定了水泥必须就近购买且只能按需采购和生产,那么水泥的产量就基本等同于水泥的需求量,水泥的价格涨跌就成为了水泥需求强弱的晴雨表。众所周知,水泥的需求主要来自于两大投资领域:房地产和基建,因此水泥价格的涨跌就成为了跟踪房地产投资和基建投资需求的优秀指标。然而,2018年以来,这一逻辑似乎与实际数据的表现并不相符。自2018年一季度末开始,水泥价格就开始一路走高,水泥价格指数甚至在四季度创下历史新高。然而基建投资增速2018年则一路向下,累计同比增速从2017年底的接近20%一路跌到四季度的3%左右,房地产投资增速也是震荡下行。水泥价格和基建投资、房地产投资的表现出现了背离,是否意味着水泥价格已不再是跟踪投资需求的优秀高频指标了呢?

  之所以水泥价格和投资数据出现了背离,主要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方面,从需求的角度看,虽然2018年基建投资增速大幅下滑,但依然保持正增长,而且正如我们上文提到的,房地产施工面积和新开工面积都创下了历史新高,对钢铁、水泥等上游行业的需求带来了一定程度的支撑。另一方面,从供给的角度看,受供给侧改革和环保限产共同影响,2018年全国水泥产量明显低于历史同期。需求增长叠加供给收缩,水泥价格上涨也就不足为怪了。

  相较于其他高频数据和社融增速而言,信贷增速依然是预测投资增速,尤其是预测投资周期拐点的最好指标,历史上历次信贷周期的扩张几乎都领先于投资增速的拐点。2018年的情况同样如此,信贷增速在5月触及12.6%的底部之后开始反弹,而投资增速则在3个月之后的8月才触及5.3%的本轮低点。随着鼓励民营企业和普惠金融信贷投放的政策不断加码,未来信贷有望持续发力,对2019年的投资形成支撑。

  过去我们通常会跟踪义乌小商品指数来观察和预测社零的变化,在2016年以前,义乌小商品价格指数和社零增速的相关性都较好,是跟踪和预测社零增速的理想高频数据。然而,2016年以后,义乌小商品指数和社零的走势出现了背离,2016年以来义乌小商品指数整体呈现小幅震荡态势,而社零增速则经历了先上后下的走势。之所以两者之间出现了背离,主要是受到汽车购置税优惠政策的影响。

  2015年9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再次出台支持新能源和小排量汽车的发展措施,从2015年10月1日到2016年12月31日,对购买1.6升及以下排量乘用车实施减半征收(从10%减至5%)车辆购置税的优惠政策,2017年则将车辆购置税优惠减半(7.5%)并延长一年。受购置税优惠政策影响,2015年10月份起汽车消费增速显著上升,汽车消费也成为了主导接下来几年社零增速的核心因素。

  然而,由于我国汽车保有量已接近饱和,汽车消费已进入低速增长期,此次延续2年多的购置税优惠刺激政策无疑透支了本就不再庞大的汽车消费需求,直接导致了2018年购置税优惠政策取消后,汽车消费出现了断崖式下降。由于汽车消费占我国限额以上消费的比重达到10%以上,因此汽车消费的大幅下滑也显著拖累了2018年的社零增速,直接导致社零增速由10%左右的平台跌至8%左右。

  由于汽车消费在我国社零当中占据举足轻重的重要地位,因此未来社零能否企稳主要就取决于汽车消费能否企稳。随着购置税优惠对汽车消费的透支作用逐步淡化,汽车消费的基数也大幅降低,2019年汽车消费有望迎来恢复性增长,对社零的拖累作用也有望缓和。

  综上所述,2018年在多种因素的共同作用之下,我们过去关注的一系列高频数据对经济的指示作用出现了明显的弱化,也对我们跟踪和预测经济数据带来了一定程度的干扰。随着中国经济步入新常态,过去传统的以上游制造业、传统产业投资、必须消费品消费为核心的高频数据体系未来也将迎来越来越多的挑战,我们也需要根据经济结构的变化,不断挖掘更符合经济转型方向,更贴合新经济结构的高频数据,以更好的跟踪和预测经济。

关键词: